2015年1月19日 晴朗 星期 一 我们彼此在感应 作者/广场有鸟 又是周一。请原谅我,好几次这样开头我的日记。工作越久,我越感到每个周一的重要,也越感到每个周一带来的兴奋。也许我比较古怪,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工作的余生里,还有多少个周一可以被我兴致勃勃地开始呢?谭阁园里,7:20起床。吃母亲做的蛋炒饭。女儿和我一样,很喜欢吃,不但没有要她妈妈督促,强逼,还吃了两碗。我们仨的摩托在8点10进了学校。看到了方克刚老师在门卫室里,我进去问问他妻子的情况。他告诉我,医生已经做了结论,明天去武汉看看;今天我来上一天课,明天起我的课由媳妇顶替;我妻子的门卫值班就交给老葛吧,已经和他联系了,他说今天上来。我心下难过,但是丝毫使不上力。我也为方老师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还能妥善安排自己的工作而特别感动。这种优秀的职业素质,并非人人都具有。拟好期末工作安排,分别送幼儿园、寄宿部;在教师办公室黑板上、门卫室外黑板上和校务办门上各贴一份。大课间组织寄宿部班主任开短会,强调寄宿生免费晚餐资金发放要求。10:20,潘学斌短信我:“潘广,电脑共四台已订购并发送,预计本周可到,请保持手机畅通。”我回:“好的!谢谢你!”娃哈哈Q我,请我再一次审核校刊电子版。我审阅后,提出一些意见,同意付印。下午幼儿园胡老师短信我:“我们后面做房子的把粪坑挖在我们的窗户下面,大热天臭死了,学生怎么上课?”我安排李园处理。去云水教学点。把期末工作安排表给潘自甫、丁红卫两位老师各一份,交代一些时间点。在学校外面,和新华叔、和胜叔、潘督导等就路灯安装说些话。接到吴校电话,说总支在催拖寒假作业。我给关刀中学丁晓甫副校长电话,问他晚上回不回云溪,如果回来,就帮学校把作业拖上来;没有人帮忙搬,也请他辛苦点。丁校长答应了。16点进校,遇到了退休在外打工回来的邓东晖老师。他带着一个灰色的前沿帽子,像一个“港人”。他看到了我,补了一个礼。我不愿接,可是却不过。他对我说,明年不出去了。我把他占用的一间房的钥匙寻给他,问他明年是不是把房子腾出来。他抱歉说,这些东西也没地方放,明年处理后,把房子腾出来。他因为没有单独的房子,家庭物件一直占用着学校的两间房。因为学校用房紧张,我几次找他说过腾房的事,他去年终于腾出了一间。鳏居二三十年的邓老师在前年退休,后出去打工。看着辛苦一生的邓老师,我想,如果我能够健康工作到退休后,又会过怎样的一种生活呢?按正常程序来讲,18年后,我的小女儿23岁,应该还在读书吧。既然还在读书,经济就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压力,我也会出去打工吗?晚自习后不久停电了。徐维婷、谌玉良、谭娟等年轻老师在黝黑的操场上,随着播放机,开心地跳起了舞。不能再上自习的寄宿生们围着她们热闹。19点多,孩子们见到我过去,互相牵着手把我围起来,边喊边跑动:“扩大,缩小,转圈。”很意外的,空间里一个叫“搥忆锗颕ルミBetty”的赞了我2012年1月18日的一条说说:“外界怎么对待你,永远没有你自己怎么对待你重要。”鸟儿突发好奇心,2013年同日,我的日记是什么?在博客上找到了日记,主要写了县教育中心的张九紫老师,日记最后一段是:“坚守底层坚持底线并且保持最初梦想的独行者,总是让我肃然起敬,让我在日益冷漠的人世中感到明亮和温暖。所以,我要借用《暖暖》里的一句歌词,结尾并作为标题——其实你很好。”呵呵,相对于学校那些贫困的孤儿,相对于方老师的妻子,相对于果济法师今日提到的身患癌症晚期的信徒,相对于跨年夜上海外滩那些离去19天的死难者,——其实,我一直很好,真的很好,好到还可以喝酒,可以听音乐,可以写文章,可以被尊重,被支持,被感恩。你是不是也一直很好啊?“在这滚滚红尘中,我们彼此在感应。相同的心跳,还有呼吸声,我感到你就是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