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段回忆,留一段悲伤艳艳~ 这个冬天,已知的寒冷与落寞,袭卷着我冷漠的姿态,于是,对于心情,便多了一个虚伪的理由,夜里闭上眼睛,眼前的黑暗无限扩张,变得厚重,开始旋转,这是小时侯发烧才会出现的幻觉,每当这个时候,妈妈都会让我趴在她的身上,然后拍着我的背哄我入睡,这样温馨的记忆我竟然差点忘记,而我又这样温柔的对待过她吗,她说,只有她走了,我才能有新的生活,而我注定是辜负了她,1份,寒风冷冽,嘴唇开始干燥脱皮,每天强迫自己喝一杯一杯的水,穿上了红色羽绒服,带上了白色帽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露出冷漠的笑,白色,娇嫩的颜色,不经世事的颜色,适合我吗,黑夜,漫延....寒冷,漫延....疼痛,漫延....思念,漫延....悲伤,漫延....为什么美好那么短暂,在不知道珍惜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为什么伤痛那么漫长,占据了心的全部位置,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白天在麻木中行走,夜晚在悲伤中沉淀,听时间一分一秒逝去,用什么去祭奠旧的时光,难道只有悲伤,难道只是悲伤,每一次在这里记下心情的时候,我都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这就是最后,悲伤到此为止,可记下一段悲伤,新的悲伤又会袭来,而只有把自己置身在悲伤中,我好象才知道我还在不舍,我还在牵挂,我不想把一些事情一些人抛弃在脑后,不想抛弃在不回忆就会忘记的地方,只有把自己置身在悲伤中,我好象才知道这是我麻木后仅剩的一些感受,我好象才知道我还渴望诉说,还渴望表达,自己真是一个矛盾的载体,如果这真是最后一篇,那么,我是快乐了还是彻底麻木了,时节,心早已经死了,以前认为自己是坚强的,可是呢,我不过是不会表达伤痛而已,我不过是装着不受伤而已,其实心早已经被侵透,被腐蚀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笑的时候喜欢牵动左边的嘴角,而左边,始终都是一个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