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阴雨 星期 六 雨润花更艳,红颜知为谁 作者/广场有鸟 在雨里我们相识在雨里我把你种在心里在雨里你羞红了脸蛋在雨里我深情地把你凝望因是主要条件缘是次要条件果是果子菩萨惧因俗人惧果鸟儿随缘2点多,凤凰网上看《王菲的活法和死法》。摘选了文章里一段话作为评论,在空间里进行分享:[2014年9月,王菲转发好友赵薇的微博:“这个世界太急,来不及好好探索自己的内心究竟想要什么,但随着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越发感到练就一种‘不求赞叹、不惧讥毁,不求荣耀、不惧卑微’的平和的心境是多么重要。"王菲评论道:“佛法,也是活法,还是死法。”]对于王菲,我几乎不关心她结过婚几次,我的记忆里是她在春晚演唱《传奇》给我的震撼。那首歌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我设置成手机来电铃声。第二个记忆就是关于她和佛法的结缘:吃素,诵经,朝圣,钤印佛教书籍,演唱佛教歌曲。这个比鸟儿大三岁的美丽灵性女子,18岁考取厦门大学,因举家移居香港放弃了读书,自此进入演艺圈,历经艰难,终成歌坛天后。3点多,我还没睡。我在hcl的博客上阅读他零杂的记录。博文《在巴掌大的地方(542)》里,有“小丁”的长篇自述:19岁重病,痛苦等待六年,2012年等到婚姻,后孩子出生。基本上可以推测“小丁”今年(2015年)28岁。一个20多岁的女子,能够忍受疾病的长期折磨,能够在短短几年里勇敢地接受4次大手术,特别是开刀取出孩子的一次还不用麻醉(为了省钱),这真是一个比病魔更厉害的天使,比痛苦更强大的女神!一个人,要经历多少不测的遭遇才可以活下来?一个人要经受多大的苦痛才叫坚强?鸟儿连打个针都要恐惧很久,这又是一种多么可怜的懦弱?多么浅的活着?8点多,乌云低沉天将雨。我从谭阁园骑摩托去关刀。超市里买一支云南白药牙膏,买一瓶海飞丝洗发精。买这些用物不是主要目的,主要是买树苗。关刀桥头,进去云溪的岔路口,左右两边都有卖苗木的。今年春季,我已经在这里先后买过枇杷树石榴树等苗木,这次是来买茶花树苗。雨已经来了,卖苗木的老人们已经离开摊位在商店的屋檐下躲雨。只有一位老人有茶花树苗卖,我把他的买光了。7株,12元一株。,我给老人100元。他找我30元,说你买了几次,就算10元吧。我在老人面前买东西,都是不讲价的,他如此慷慨,我也乐受其美。摩托骑到新建,雨大了起来,我停住,穿好雨衣。9点多回到谭阁园。我没有脱下雨衣,也没有取下头盔,就和父亲开始冒着小雨栽树。我用锄头挖土,上土;父亲挑着土倒入门前用砖砌好的槽里。槽约有一尺深半尺宽。7株树苗间隔约一尺,栽成一沿。我看到有一株已经开着一朵鹌鹑蛋大的红花,另有一株顶着一个小红苞。我不知道这些树苗有多大年纪,也不知道为什么开花有早晚,更不知道这红花的前世是哪位红颜。但是,从今以后,她们就要和鸟儿相伴相望了。愿我们都健康成长。中午母亲做了两个菜:炒苦菜,清煮鲜鲫鱼。我喝两三盏小黄鹤楼,吃两碗饭,脸色微红,肚子饱饱。午后,我和母亲站在门前场地上说些话儿。放目望去,门前桃花粉红,被巨石压断了枝干的李树叶绿花白,云溪湖上雨雾朦胧。13点多,鸟儿独自撑伞下谭阁园,给和胜叔家附近的一树桃花拍照。从新村部下到云溪湖边,把云水桥和水文监测塔一起收进镜头里。沿路返回,在路边万宝哥(已做爹爹,但辈分比鸟儿小一辈)的菜园里,我凑近金黄色的白菜花,黄色的台菜花,白色的萝卜菜花,欣赏,拍照。一同上谭阁园的随意叔自甫叔等说,这菜种得几好啊,这个菜园前几年610水灾中被泥石流冲刷覆盖,后来万宝清理出来,用手指一个个捏,捏了好多天,才把土里的石子清除干净。和村邻娱乐,下午四喜的麻将,晚上5元的斗地主,都输一点。我的心情继续好,一是因为看到父母关系好转,二是因为母亲对村邻热情接待招待,三是因为这是个生机勃勃希望无限的春天——丈夫何事足萦怀?春来百花开,春去春又来!